北京十大律师事务所排名,深度解析2018-2021年律所排名变化

2021年3月2日03:26:47资讯评论706
摘要

从2018年开始,有关北京十大律师事务所排名的报道就层出不穷,排名变化莫测。其中不乏律师事务所的广告,让人真假难辨。针对这一问题,我们从多方面进行考察,汇总出有关《北京

  从2018年开始,有关北京十大律师事务所排名的报道就层出不穷,排名变化莫测。其中不乏律师事务所的广告,让人真假难辨。针对这一问题,我们从多方面进行考察,汇总出有关《北京律师事务所前十名》的三大类别。并通过近百篇文章进行分析与调查,了解到律所排名的权威内容都是从两个角度出发:1、律师事务所规模;2、律师事务所特点。据北京市司法局官方统计:2019年北京律师34755名,北京律师事务所2732家。据北京市律师协会公告,截至2020年7月16日,已履行会员义务的北京律师事务所和律师名单,律师:32649名,律师事务所:2662家。前后对比,律师事务所环比减少70家,律师环比减少2106名。下面就随我们深度解析2018-2021年律所排名变化。了解北京十大律师事务所的真实情况。

  第一种:规模所(人数排名)

北京十大律师事务所排名,深度解析2018-2021年律所排名变化

  分析意见:

  1、连续三年人数排名保持第一名的是京师律师事务所

  京师律师事务所管理团队,最早从盈科律师事务所分离出来的。2019年比2018年增加189名律师,主要政策是倡议无成本执业,大力降低执业初期律师的管理费及提成,吸引了大批律师加入,比盈科律师事务所再吸引律师的力度上更大,这也是连续三年甩开其他律师事务所的主要原因。

  人员增长,基本来自于北京其他律师事务所转入。

  2、第二名的竞争,比较激烈

  大成律师事务所,2018年和2019年连续两年保持第二名。

  盈科律师事务所,2018年和2019年连续两年保持第三名,终于在2020年进步到第二名。

  这两家律师事务所,都面临着人数增长与打造品牌律师的的两难选择。快速增加律师人数,会稀释律师事务所办案质量。严格控制办案质量,会延缓律师事务所人数增长。两家律师事务所,都在人数增长及控制办案质量上达成了秘而不宣的共识,保持现有办案质量的同时,小步快跑的增加人数,保持人员及团队的相对稳定性。

  3、坚持公司制

  金杜律师事务所和中伦律师事务所,侧重非诉业务。其中,中伦律师事务所在诉讼领域也有不错的表现。

  两家律师事务所作为北京律师事务所中最早选择公司制管理模式的律师事务所,继续保持其稳健的发展逻辑。

  金杜律师事务所,2019年增加29人,2020年增加31人。中伦律师事务所,2019年增加28人,2020年增加42人。

  人员增加的逻辑,侧重内部培养实习生转正执业,对于业务的传承及稳定是非常有帮助。

  4、律师事务所人数差距拉大趋势明显

  2018年,第一名京师律师事务所737人,第十名中闻律师事务所257人,相差480人。

  2019年,第一名京师律师事务所926人,第十名中闻律师事务所318人,相差608人。

  2020年,第一名京师律师事务所998人,第十名炜衡律师事务所367人,相差631人。

  人数逐渐呈拉大趋势。

  5、人数十大律师事务所的格局已定

  人数十大律师事务所的变动不大。

  北京3万多名律师,向特定律师事务所集中的体制性原因不多,并未出现律师事务所人数过度集中到特定律师事务所的现象。

  公司制律师事务所扩张人员的积极性不高,增加人员意味着成本增加。

  提成制律师事务所扩张人员提出的加盟条件,接近雷同,律师转所的好处及动机减少。

  6、主任的角色主要是管理

  十大律师事务所的主任,不亲自办案。

  律师事务所规模大到一定程度,主任在管理上的投入时间需要充分保障,由此在时间投入上不再具体办案。

  二、精品所(胜诉率、服务质量)

北京十大律师事务所排名,深度解析2018-2021年律所排名变化

  分析:

  1、差异化的市场定位

  银雷律师事务所,选择全国各地的基层法院及中级人民法院的诉讼案件,为胜诉率与服务质量第一梯队律所。

  天同律师事务所,选择最高人民法院深度办案。

  星权律师事务所,选择明星及其相关案件代理,选择差异化人群,侧重明星的名誉权、侵权等海量的案件。

  柳沈律师事务所,选择商标、专利等知识产权的注册、代理、诉讼等产业链业务。

  岳成律师事务所,以岳成的个人品牌,辐射带动其子女及第三代人品牌,形成家族及血缘及姻亲为纽带的家族传承律师事务所。

  尚权律师事务所,选择刑事案件,聚焦刑事案件,不代理其他类型案件。

  才良律师事务所,选择拆迁案件领域,是拆迁领域最资深的律师事务所。

  易行律师事务所,与北京电视台法治进行时合作,承接其栏目热线的法律咨询,主要业务市场为北京区域。

  家理律师事务所,选择婚姻业务为单一业务领域。

  元甲律师事务所,选择交通事故为单一业务领域。

  2、人员规模

  10人至20人,为这些律师事务所人员的基本规模。

  除了易行律师事务所采取提成制管理外,其他律师事务所基本采取工薪制。

  工薪制,造成律师事务所人员支出成本较高,限制了律师事务所招聘的速度。

  同时,工薪制,又保障了律师人员稳定,有利于提高业务水平及长期管理。

  3、高度重视品牌、服务

  主任亲自办案的律师事务所:银雷律师事务所、尚权律师事务所、才良律师事务所。

  家理律师事务所主任,侧重媒体传播,主要精力不是办案及开庭。

  岳成律师事务所主任,已很少亲自出庭。

  天同律师事务所主任,侧重开办分所及无讼平台运营。办案主要由陈耀权律师主抓。

  4、严格挑选人员

  挑选人员,最严格的是天同律师事务所。银雷律师事务所主任雷海军律师,2005年曾在天同律师事务所就职。银雷律师事务所延续了天同律师事务所严格挑选人员的做法。

  5、培育及输送行业人才

  天同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离职后目前是其他律师事务所主任的有:乾成律师事务所廖鸿诚,银雷律师事务所雷海军。

  易行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离职后目前是其他律师事务所主任的有:至普律师事务所李圣(专业医疗纠纷业务),银雷律师事务所雷海军。

  尚权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离职后目前是其他律师事务所主任的有:衡宁律师事务所常铮。

  银雷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离职后目前是其他律师事务所主任的有:1、李武义,北京恒略律师事务所(合伙所);韩广东,北京瀛台律师事务所(合伙所);严青伍,北京竞商律师事务所(合伙所);李海波,北京大谷律师事务所(合伙所);李云飞,北京六飞律师事务所(个人所);郭浩卿,北京启智律师事务所(个人所);毛卫东,北京君托律师事务所(个人所)。

  6、开创行业标准

  天同律师事务所:诉讼可视化、知识管理及大数据、模拟法庭

  家理律师事务所:成立“1+3”专案服务团队,以1名资深婚姻家事律师为主导,1名出庭律师、1名辅庭律师和1名业务助理予以配合,全程为当事人提供优质服务。

  银雷律师事务所:13项服务措施,委托代理协议及发票、内卷、律师工作报告、专属客户群、电子案卷、诉状及文书、 证据目录及证据、 法院或司法机关的文书通知、对方的文书证据、可视化工作、调查问卷、见面沟通、胜诉判决。

  7、律师事务所品牌与个人品牌兼容

  精品律师事务所,从主任一个人优秀释放为一个律师事务所的人都优秀,是系统性工程,快不得,慢不得。

  三、各种类型

北京十大律师事务所排名,深度解析2018-2021年律所排名变化

  分析:

  1、野蛮生长蕴藏风险

  天依律师事务所,已注销。该律师事务所高峰时间律师人数超过100人,为提成制律师事务所,律师加入该所不收取管理费,最终因为管理及业务问题注销。

  这也值得北京律师引以为戒,人数可以快速增长,但是内部管理及长远发展很难短期奏效。

  2、激烈的市场竞争

  恒略及瀛台,营销完全相同。同一批人员分为两家律师事务所,各种手段完全一样,均号称为北京十大律师事务所胜诉率最高或中国百强律师事务所。

  恒略律师事务所,成立时间为2017年1月17日,对外号称28年律师事务所品牌。

  瀛台律师事务所,成立时间为2009年6月30日。对外号称2006年创办。

  银雷律师事务所是2006年创办,这些从银雷离开的律师的对外传播总让人误以为是在表述银雷律师事务所的创办时间及执业水平。

  目前百度上查找北京十大律师事务所,发现银雷、恒略、瀛台交替出现,造成混乱的认知。就是因为从银雷律所离职的律师,在前往恒略律所及瀛台律所执业后抄袭银雷律所成就,以银雷为模仿目标进行广告文章创作而造成的。

  3、短期人数暴涨

  恒略律师事务所,2018年4人,2019年6人,2020年增加到28人。

  冠领律师事务所,2018年9人,2019年24人,2020年增加到57人。

  云亭律师事务所,2018年8人,2019年19人,2020年增加到43人。

  滳慧律师事务所,2018年8人,2019年增加到25人,2020年维持该人数。

  人员暴增后,外部引入律师为主,很难保障管理及质量。

  人员增加后,盲目启动多元化,容易刺激短期行为及过度虚假宣传,业务办理质量难以保障。

  新人融入比较难,内讧及内耗比较大。

  4、提成制为主

  提成制律师,人员流动性大,来的快,走的也快。服务难以持续及稳定。

  5、创办律师事务所的趋势明显

  执业律师热衷成立律师事务所,热衷主任的名誉,忽略律师事务所做大做强。

  宁为鸡口,不为牛后,个人品牌优于律师事务所品牌。

  律师事务所弱,律师个体强。

  也出现幕后控制人掌控律师事务所,主任仅仅是虚名。比如恒略律师事务所2021年将主任从李武义更换为李永慧,就是如此。

  形形色色的人,都在介入律师行业。

  律师事务所的数量过多,也造成行业水平层次不齐,普通客户无从判断孰真孰假,也造成律师离职后模仿前家律师事务所的不良现象。

  以上即为2018-2021年北京十大律师事务所排名变化的全部内容。其实无论是怎样的排名,都需要客户亲自对律所进行咨询与考察。没有最好,只有最合适。希望您在了解到有关律师事务所排名真实情况后,在寻找律师方面能有所准备。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3月2日03:26:4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jujiaocaijing.com/zixun/13967.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