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事端害人 层层庇护无人问

2020年9月1日01:19:13资讯评论909
摘要

(一) 家住四川省德阳市罗江区新盛镇宝镜村三组的罗坤华是一位老实敦厚的农民。由于婚姻离异,大儿子身体残疾,女儿在校读书,因此对他来说经济压力很大。 罗坤华接受人民网评论

  (一)

  家住四川省德阳市罗江区新盛镇宝镜村三组的罗坤华是一位老实敦厚的农民。由于婚姻离异,大儿子身体残疾,女儿在校读书,因此对他来说“经济压力很大”。

制造事端害人 层层庇护无人问

  罗坤华接受人民网评论员采访时,神色凝重,谈话哽咽,害怕遭到自家附近的村霸打击报复。经过再三劝慰,罗坤华才打消顾虑,吞吞吐吐地说:“现在全家的重担都压在我的肩上。我一没有技术,二没有手艺,一直在家务农。父母已经过世了,哥哥和姐姐都在本省以外地区安了家。”说着说着,罗坤华泪如雨下。

  那是2006年的一天,罗坤华因一起惨烈的车祸,倒在了回家的路上。由于伤情严重,头部颅骨被换了三分之一,对罗坤华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从此,罗坤华变成了伤残病人,再也不能干重活了。

  罗坤华想到这些,不禁长叹了一口气,捂着受伤的脑袋说:“我受伤的这部分脑壳子,一遇到或冷或热的天气就会剧烈地疼痛,下雨天、下雪天更加严重。但是,我至今没有享受到国家的任何伤残补助。”

  (二)

  记忆回到1982年,罗坤华的姐姐被本村村民凌云芳(女)拐卖到了安徽。罗坤华讲到这里,突然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冷颤,生气地说:“本村村妇凌云芳早加入了“拐卖团伙”,变成了“人口贩子”。我曾经暗中调查过凌云芳,她受该“拐卖团伙”直接指使,将我的姐姐先诱骗到外地,然后再实施拐卖。”

  经过罗坤华长期地艰苦寻亲,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得知姐姐的具体下落。从姐姐的口中,罗坤华得知自己的亲姐姐是被一个名字叫“凌云芳”的同村村妇拐卖到了安徽。

  说到这里,罗坤华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恨,嗓门高了起来,说道:“那一年,我的家人就将“姐姐被拐卖”的刑事案件向当地司法机关申请立案了,可是至今凌云芳没有受到应有的刑事处罚。这是为什么?是谁在包庇凌云芳?”

  (三)

  这次采访来得真巧,下起了雨。外面的雨淅淅沥沥,仿佛在暗示着什么似的。

  “1986年,我考上了当地的一所初级中学,后因种种原因不让我去读,我迫于无奈只好去读一所农校。”罗坤华的话刚开始说,就显示出满脸的无奈,真是“一颗潮湿的心”呀!

  1989年,罗坤华在校读书,当地盗窃团伙一夜之间将罗坤华父母、妹妹的三人口粮全部盗走,当时就抓住了一人。人证、物证俱全,当地村委会认定:移送新盛镇治安办公室处理。

  结果,“治安办”的米亨中、米贞亮、杨兴寿第一天登记,第二天就以“无法处理“为由将人给放了,从中包庇,就因为被抓的这个人是村干部的亲属。人放出来以后,这个人居然又动用社会闲杂人员来恐吓罗坤华一家人。

  涉及以上案件的公职人员:米亨中,现任新盛镇司法所主任;米贞亮,现任新盛镇老君村支部书记;杨兴寿,现已亡故。

  此次事件后,罗坤华一家人的公民选举权被剥夺;遇到大事小情办事难;村里开会不通知,导致村集体对罗坤华一家人应发放的各项经济补助被他人冒领。

  (四)

制造事端害人 层层庇护无人问

  “后来,新盛镇某居委会主任廖德金又千方百计吓唬我,进京上访就将我关进监狱,还有我的子女以后也将受到各种限制。”罗坤华虽然说着话,但是眼神却充满了恐惧。“从这以后,社会闲杂人员、党政机关公职人员经常来我家,使用各种手段吓唬、要挟我,禁止我进京递交状子。”

制造事端害人 层层庇护无人问

  2020年,有人向罗坤华通风报信,称自己是公安系统人员,多次诱惑罗坤华去省城成都上访,但罗坤华并没有去。

制造事端害人 层层庇护无人问

  (五)

  与罗坤华从见面到接受采访,短短的数小时,从罗坤华的言谈中了解到:从1982年到2012年,四川省德阳市罗江区新盛镇宝镜村村委会一直由姓廖的和姓罗的两家人把持着,任由这两家人的亲戚横行乡里。2013年至2019年,这几年来宝镜村“两委”换届选举丝毫没有民主气息。

  村支部书记廖勇竟是社会闲杂人员出身,初中文化,不是党员也可以“摇身一变”成为支部书记,进入村委会班子,原来廖勇是新盛镇人民政府产业镇长米博一手提拔起来的。

  宝镜村三组组长罗开进,竟是文盲、肺结核病人、五保户、单身,这样的基层干部怎么能带领村民脱贫致富、作好表率呢?居然也由原村支部书记、现任妇女主任、原村主任推荐,将罗开进提拔上来,因为这些人与罗开进具有亲戚关系,而罗开进与村霸罗开理又是同一宗族的兄弟。

  四川省德阳市罗江区新盛镇宝镜村两委的工作人员喜欢拉山头、搞团团伙伙,不顾人民群众的呼声,严重违反中国共产党的工作纪律、组织纪律、政治纪律,已经背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四川省德阳市罗江区新盛镇党委对党不够忠诚,纪律涣散,随意任命“党外人士”担任村党支部书记一职,正因为现任村党支部书记缺乏党性觉悟,工作简单粗暴、缺乏经验,处理问题有失公允,所以难以让当地群众口服心服。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9月1日01:19:1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jujiaocaijing.com/zixun/13724.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