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方业绩连续三个季度走低 投资者唤名“资本巨婴”

2020年4月29日13:49:25经济评论222
摘要

京东方业绩连续三个季度走低投资者唤名“资本巨婴”

由于新冠病毒疫情影响,多家上市公司将2019年年报和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选择在同一天发布。这导致4月28日下午路演平台上拥挤了33家公司召开业绩说明会。其中一场的主角是京东方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725.SZ,京东方A,200725.SZ,京东方B,以下简称“京东方”)。

这是去年新上任董事长的陈炎顺和副董事长、总裁刘晓东参加的首个年度说明会,但是投资者的提问并不客气,问题矛头直指京东方作为面板行业龙头,规模大、专利多,却总是不赚钱,“有没有从公司战略层面反思”,而且年年发债融资,自己却没有盈利能力。

刘晓东直言“提问很尖锐”,几个高管轮番上阵安抚投资者。

面对投资者关于京东方如何摆脱资本巨婴的形象,陈炎顺回答,企业的伟大不仅在于引领行业、技术,“更多的在于它用企业价值为社会和人民生活服务,获得社会和人们的认可”,不过,他也承认市值管理的重要。

然而,综合4月28日披露的2019年年报和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京东方的风险在于扣非后净利润大幅转亏,而远超亏损的政府补助收益是拉动该公司报表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转正的关键因素之一。财报显示,2019年其他收益为26.06亿,增长517.25%,其中超过六成是报告期内的政府补助。

扭转供大于求,京东方欲等待三星退出LCD市场

财报显示,2019年京东方营收为1160.60亿元,同比增长19.51%;净利润为19.19亿元,同比下降44.15%,扣非后净亏损11.67亿元。从季度来看,京东方的亏损是从第三季度开始并延续到第四季度。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为258.80亿元,同比下降2.17%;净利润为5.67亿元,同比下降46.12%,扣非后净亏损5.02亿元。

陈炎顺将第一季度下滑归因于新冠病毒疫情导致其在中国大陆受到物流、复工人员短缺、原材料供应不够等因素影响,进而导致供应不上,而对于整体的经营压力,京东方高层将其归结为近两年半导体显示行业产品价格持续走低,简而言之,就是“供过于求情况加剧”。

对于价格回升的契机,刘晓东告诉新京报记者,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全球经济景气将逐步回升并带动面板需求上涨,价格也会随之回升;另外,由于海外面板厂减产会带来供需关系的变化,这也会引发价格的回升。陈炎顺则直接点出,随着三星等企业退出LCD市场,三季度后市场供需关系会得到进一步改善。

2019年年报亦反映了年中董事会换届,陈炎顺接替了创始人王东升出任新一届董事长。对于换届是否对经营产生影响,陈炎顺告诉新京报记者,“没任何影响”。在陈炎顺看来,京东方未来三年要打赢两场杖,一是半导体显示决胜战,另一个是物联网转型攻坚战。

日韩陆续关停LCD产线,京东方冲高市场份额

三星的退出是京东方决胜战的关键,而物联网转型目前尚未看到对营收的贡献。不过,投资者并不买单,在问答环节中提问直指LCD是否为过时技术。

2020年1月,三星显示集团表示,将在年底关停LCD面板产线,目前该公司在韩国和中国拥有两条生产线,这意味着三星将彻底放弃LCD生产。工厂腾出后,三星将转产利润更大的QD-OLED量子显示面板以及OLED显示面板。3月,三星显示集团对外披露,其决定将向量子点技术方向发展,其已决定为该技术未来五年投资13.1万亿韩元。除了三星之外,韩国LG Display也宣布将在2020年底前停止在韩国的LCD生产,而松下决定2021年关闭。

早在1999年,三星就通过产线扩张已经将日系LCD厂商拉下市场头把交椅,到2002年,韩国的份额已经达到41%,处于绝对垄断,而彼时LCD屏电视刚刚开始流行。这时候京东方才刚开始决定将LCD作为未来方向。2003年,京东方的韩国子公司通过3.8亿美元收购现代全部面板业务,才正式突围LCD市场。2018年,京东方获得LCD面板出货量第一头衔。

2006年,三星推出AMOLED,作为LCD的替代品,由于不需要LCD的背光层,OLED可以使屏幕更轻薄,也更容易弯曲,进而应用更加广泛。从现实效果来看,OLED也更容易实现HDR效果和无限对比度。LCD的优势则在于便宜和耐用。不过,三星希望通过QD-OLED解决这些困境。

京东方披露其在电视机等多个屏幕细分品类市场占据第一,LCD是其最大的贡献者。2019年报披露,京东方在LCD的销售量同比增长19.14%,生产量同比增长17.79%,并且销售量和生产量都在2019年达到了5万平方千米,而库存量也在2019年同比增长了8.88%。

刘晓东向新京报记者否认了其时利旧技术冲高市场份额。但对于三星关闭LCD生产线,京东方显示与传感器件事业群CEO高文宝只是表示,行业变局已经在发生,而高层普遍认为,这将是扭转市场价格走低的关键,也就是提高LCD价格的机会。

一位电子行业分析师告诉新京报记者,对于动辄十年的产业技术迭代周期,LCD的市场仍然会存在,在目前的竞争格局下利润不如OLED等产业前沿。

对于OLED的布局,京东方首席财务官孙芸表示,2019年OLED产线尚处在爬坡阶段,对营收贡献尚未充分显现,当年对收入贡献不到10%。具体来说,高文宝表示,成都产线已经量产,绵阳还在爬坡,而重庆仍在建设。不过,该公司在财报中表示,绵阳已经实现量产。

财报显示,2019年末在建工程科目占总资产比例比2018年末增加了7.11%,新投建设项目尚未转为固定资产,使得在建工程增加。截至2019年底,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的账面价值合计达到人民币2131.63亿元。

大股东和机构相继减持,管理层承诺任职期不减持

投资者另一个关注的焦点是与管理层增持相反的,其他股东的减持。投资者指出,京东方第二、第三大股东过去一段时间频繁在二级市场减持和抛售,以及2019年底仍有601家基金持有京东方股票,而2020年第一季度仅剩下52家,近期多笔大宗交易显示主力出逃。

对此,董事会秘书刘洪峰表示,公司合肥和重庆方面的股东持股已经有几年时间,现根据各自需求而进行的变动,是正常的行为;而基金撤出则是因为股票表现在一季度呈下降趋势,导致机构投资和对未来市场需求出现担忧。整体上,京东方会加强市场沟通,提升投资者信心。

由于大股东减持的同时,管理层增持,以至于有投资者提问,“以后我是否可以把管理层增持当成是卖出的时点”,而刘洪峰表示,管理层增持是基于对公司发展的信心,并且已承诺任职期间不会卖出。不仅如此,京东方也在推动员工持股的进展。

一位投资者称,“京东方假如是一个小市值公司这么多热门前景的概念,那应该是一个很热门的股票,但京东方是一个行业龙头大市值公司,行业龙头就是要以业绩说话的,希望管理层一定要重视这一点。”

由于新冠病毒疫情影响,多家上市公司将2019年年报和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选择在同一天发布。这导致4月28日下午路演平台上拥挤了33家公司召开业绩说明会。其中一场的主角是京东方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725.SZ,京东方A,200725.SZ,京东方B,以下简称“京东方”)。

这是去年新上任董事长的陈炎顺和副董事长、总裁刘晓东参加的首个年度说明会,但是投资者的提问并不客气,问题矛头直指京东方作为面板行业龙头,规模大、专利多,却总是不赚钱,“有没有从公司战略层面反思”,而且年年发债融资,自己却没有盈利能力。

刘晓东直言“提问很尖锐”,几个高管轮番上阵安抚投资者。

面对投资者关于京东方如何摆脱资本巨婴的形象,陈炎顺回答,企业的伟大不仅在于引领行业、技术,“更多的在于它用企业价值为社会和人民生活服务,获得社会和人们的认可”,不过,他也承认市值管理的重要。

然而,综合4月28日披露的2019年年报和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京东方的风险在于扣非后净利润大幅转亏,而远超亏损的政府补助收益是拉动该公司报表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转正的关键因素之一。财报显示,2019年其他收益为26.06亿,增长517.25%,其中超过六成是报告期内的政府补助。

扭转供大于求,京东方欲等待三星退出LCD市场

财报显示,2019年京东方营收为1160.60亿元,同比增长19.51%;净利润为19.19亿元,同比下降44.15%,扣非后净亏损11.67亿元。从季度来看,京东方的亏损是从第三季度开始并延续到第四季度。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为258.80亿元,同比下降2.17%;净利润为5.67亿元,同比下降46.12%,扣非后净亏损5.02亿元。

陈炎顺将第一季度下滑归因于新冠病毒疫情导致其在中国大陆受到物流、复工人员短缺、原材料供应不够等因素影响,进而导致供应不上,而对于整体的经营压力,京东方高层将其归结为近两年半导体显示行业产品价格持续走低,简而言之,就是“供过于求情况加剧”。

对于价格回升的契机,刘晓东告诉新京报记者,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全球经济景气将逐步回升并带动面板需求上涨,价格也会随之回升;另外,由于海外面板厂减产会带来供需关系的变化,这也会引发价格的回升。陈炎顺则直接点出,随着三星等企业退出LCD市场,三季度后市场供需关系会得到进一步改善。

2019年年报亦反映了年中董事会换届,陈炎顺接替了创始人王东升出任新一届董事长。对于换届是否对经营产生影响,陈炎顺告诉新京报记者,“没任何影响”。在陈炎顺看来,京东方未来三年要打赢两场杖,一是半导体显示决胜战,另一个是物联网转型攻坚战。

日韩陆续关停LCD产线,京东方冲高市场份额

三星的退出是京东方决胜战的关键,而物联网转型目前尚未看到对营收的贡献。不过,投资者并不买单,在问答环节中提问直指LCD是否为过时技术。

2020年1月,三星显示集团表示,将在年底关停LCD面板产线,目前该公司在韩国和中国拥有两条生产线,这意味着三星将彻底放弃LCD生产。工厂腾出后,三星将转产利润更大的QD-OLED量子显示面板以及OLED显示面板。3月,三星显示集团对外披露,其决定将向量子点技术方向发展,其已决定为该技术未来五年投资13.1万亿韩元。除了三星之外,韩国LG Display也宣布将在2020年底前停止在韩国的LCD生产,而松下决定2021年关闭。

早在1999年,三星就通过产线扩张已经将日系LCD厂商拉下市场头把交椅,到2002年,韩国的份额已经达到41%,处于绝对垄断,而彼时LCD屏电视刚刚开始流行。这时候京东方才刚开始决定将LCD作为未来方向。2003年,京东方的韩国子公司通过3.8亿美元收购现代全部面板业务,才正式突围LCD市场。2018年,京东方获得LCD面板出货量第一头衔。

2006年,三星推出AMOLED,作为LCD的替代品,由于不需要LCD的背光层,OLED可以使屏幕更轻薄,也更容易弯曲,进而应用更加广泛。从现实效果来看,OLED也更容易实现HDR效果和无限对比度。LCD的优势则在于便宜和耐用。不过,三星希望通过QD-OLED解决这些困境。

京东方披露其在电视机等多个屏幕细分品类市场占据第一,LCD是其最大的贡献者。2019年报披露,京东方在LCD的销售量同比增长19.14%,生产量同比增长17.79%,并且销售量和生产量都在2019年达到了5万平方千米,而库存量也在2019年同比增长了8.88%。

刘晓东向新京报记者否认了其时利旧技术冲高市场份额。但对于三星关闭LCD生产线,京东方显示与传感器件事业群CEO高文宝只是表示,行业变局已经在发生,而高层普遍认为,这将是扭转市场价格走低的关键,也就是提高LCD价格的机会。

一位电子行业分析师告诉新京报记者,对于动辄十年的产业技术迭代周期,LCD的市场仍然会存在,在目前的竞争格局下利润不如OLED等产业前沿。

对于OLED的布局,京东方首席财务官孙芸表示,2019年OLED产线尚处在爬坡阶段,对营收贡献尚未充分显现,当年对收入贡献不到10%。具体来说,高文宝表示,成都产线已经量产,绵阳还在爬坡,而重庆仍在建设。不过,该公司在财报中表示,绵阳已经实现量产。

财报显示,2019年末在建工程科目占总资产比例比2018年末增加了7.11%,新投建设项目尚未转为固定资产,使得在建工程增加。截至2019年底,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的账面价值合计达到人民币2131.63亿元。

大股东和机构相继减持,管理层承诺任职期不减持

投资者另一个关注的焦点是与管理层增持相反的,其他股东的减持。投资者指出,京东方第二、第三大股东过去一段时间频繁在二级市场减持和抛售,以及2019年底仍有601家基金持有京东方股票,而2020年第一季度仅剩下52家,近期多笔大宗交易显示主力出逃。

对此,董事会秘书刘洪峰表示,公司合肥和重庆方面的股东持股已经有几年时间,现根据各自需求而进行的变动,是正常的行为;而基金撤出则是因为股票表现在一季度呈下降趋势,导致机构投资和对未来市场需求出现担忧。整体上,京东方会加强市场沟通,提升投资者信心。

由于大股东减持的同时,管理层增持,以至于有投资者提问,“以后我是否可以把管理层增持当成是卖出的时点”,而刘洪峰表示,管理层增持是基于对公司发展的信心,并且已承诺任职期间不会卖出。不仅如此,京东方也在推动员工持股的进展。

一位投资者称,“京东方假如是一个小市值公司这么多热门前景的概念,那应该是一个很热门的股票,但京东方是一个行业龙头大市值公司,行业龙头就是要以业绩说话的,希望管理层一定要重视这一点。”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4月29日13:49:25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jujiaocaijing.com/jingji/1016.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